杭州与你相约这一棒

2022年8月4日 by 没有评论

从本垒出发的击球手,只有突破重重阻碍,顺利越过三垒回到起点,才能赢得一分。本垒的英文,也正是“home”。

竞技与智慧共存、合作与对抗同在。棒垒球,2022年杭州亚运会比赛项目。这门运动到底有多“香”?请接受这帮杭州球迷的诚挚安利。

棒球,一项常与高尔夫、马术等“贵族”运动相提并论的体育活动,仿佛自带光环,令人望而却步。在美国、日本尤为盛行,被称为“国球”。全民普及度之高,国内大概只有乒乓可相比较。

理由很简单,作为多年来世界十大体育运动排行榜的常客,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很难说棒球是高门槛的运动。

丁鼎,一名将爱好玩成事业的杭州“80后”,初中时加入学校社团,首次接触棒球。现在在瓜沥专职运营一家棒球俱乐部,兼任杭州亚运会棒球专员,同时他还是中国棒球协会理事、浙江省棒垒球协会副会长,并以中棒协技术委员身份参与各类国家级棒球赛事的执裁工作。

他说,在美国社区,棒球的亲子性要远大于竞技性。通过棒球运动培养孩子的抗压能力,是父亲教给孩子的重要一课。

挥棒99次,迎来一次成功;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放弃;牺牲自己出局,把得分的可能让给队友……这些道理都在玩乐中静静地传递。

丁鼎也承认,大多数人邂逅棒球,需要一个从“好难”到“真香”的过程。但这正是棒球的魅力所在——“复杂就意味着可能性,游戏会变得更公平。”年龄、种族、性别、身高、高矮胖瘦统统不构成问题,要求不再单一。

一支棒球队中的9个位置,总有一个适合你,无论你是敏捷型、力量型,抑或是进攻型、防守型,都享有发光发热的机会。如果头脑聪明?那更棒了。棒球的战术千变万化。投手将投出怎样的球?打者会用什么打击策略?守备队员如何有效利用站位,让对手出局?跑者是继续上垒还是原地等候机会?聪明的头脑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与团队配合,完成一次漂亮的防守,或者“再见安打”。

到今天,棒球的平民化、市场化更加明显——20世纪前后,由棒球运动演变出了规则相似的垒球运动,那时人们都还认为,男性更适合棒球,而女子比男子相对力气小一些,更适合垒球;但在今天,女性已逐渐冲出垒球阵地,向男性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棒球领域发起冲击。

不同于别的球赛多对多的热闹,棒球经常是1对9的较量。1人上场击球跑垒,应对对方9人的严密防守,剩下其余队友场下喝彩,成为场上主力的精神支柱。既强调单兵作战能力,又注重团队协作,难怪爱好者们普遍认为,棒球是链接大家庭的游戏。

早上十点多,友成棒垒球俱乐部主教练边晓光穿戴整齐,跟俱乐部的“家人们”打过招呼,就奔向球场准备训练,身旁还跟着他收养的“编外球员”卡卡——一条会自觉上场捡球的温顺可卡。

寒风透骨,本不是户外运动的好时候。边晓光却不以为意,他珍惜每个上场活跃的机会。这也是晓光教练在浙的第7年。

丁鼎,任投手或接手;湛世炎,任游击手或中外野手;王江昊,任一垒手或左外野手;杨兆娜,任二垒手或右外野手;边晓光,投手或内野担当……这支因球结缘的棒球小队,成员来自河北、广西、山东、山西、福建等地。

2019年,以生长于杭州的丁鼎为首,大家先成立了浙江省棒垒球协会。后来,协会核心成员又进一步组建成友成棒垒球俱乐部,并成了里面的骨干。其中不少人上过班、创过业,兜兜转转出走半生,归来难忘棒球情结。

边晓光认为,棒球在内地是一部流行—中断—再流行的发展史,会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或现在的疫情,按下中止键进入冷却期。但总体上,曾经场地短缺只能向学校租借,器材昂贵要托人从海外采购的日子已经过去——依托萧山瓜沥镇的一方棒垒球场地,如今,他们在杭州,已盖好了属于棒球人的“家”。

2021年夏天,全国大学生棒垒球联赛总决赛在瓜沥棒垒球场开赛,来自全国各大高校的42支大学生棒垒球队、近1000名选手来到杭州,在风景秀丽的航坞山下,争夺国内大学生棒垒球赛事的最高荣誉。

这不仅仅是友成棒垒球俱乐部承接的一次大规模棒垒球赛事,也是整个瓜沥镇的大事。赛事之余,俱乐部还开拓出了更多业务,譬如企业棒球团建。2021年9月至今,已带领八九百人领略了棒球魅力。

眼看着源于棒球的“朋友圈”越来越广,趁着亚运的东风,友成俱乐部的计划表早已列满。“我们打算承接6个全国赛,1个亚洲锦标赛。同时,从省队运动员、退役运动员、教练中挑选伙伴,组成职业队,再圆棒球梦。”丁鼎说。

在萧山瓜沥的棒球小镇建成前,这里是一处占地75亩的存量旧厂房,许多人连棒球都没摸过。选择此处抛出这一球有多难,浙江省棒垒球协会会长许勇很清楚。

不像国外运动从大众走向职业,国内流行的运动,很多都具有从职业过渡到全民的特性。“网球曾经在中国也不火,可是咱们出了个李娜。”许勇觉得,棒球的市场潜力被严重低估了。

事实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棒球的受欢迎程度和篮球等不相上下,曾占世界体育产业市场份额的12%。与此同时,“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棒球都曾是‘军球’,其强调的规则意识,十分适合寓教于乐丰富企业文化,还因游戏的兼容性,具备向全民健身备选项发展的可能。”许勇说。

2021年2月,“推进棒球小镇建设”被写入瓜沥镇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两个月后,瓜沥镇与浙江省棒垒球协会签订建设协议,决定建设一处展示小城市气质、又满足群众多元化需求的“多球合一”的瓜沥棒垒球场地,打造集体育赛事、休闲健身、文化娱乐等为一体的体育综合体,既满足比赛使用,也充分考虑淡季大众利用。至此,航坞山脚下那片“尘封”多年的土地正式“重启”。

2021年4月21日,瓜沥棒垒球场正式开建。7月18日,球场落成启用,当日中日棒球俱乐部交流赛在此开赛,这也是球场的首秀。8月4日,随着全国大学生棒垒球联赛总决赛垒球乙组冠亚军的决出,第十七届中国大学生棒垒球联赛总决赛在瓜沥镇圆满落下帷幕……全国联赛的热度和纷至沓来的棒球爱好者让这座崛起的棒球小镇,成了全国“耍球人”的新地标。

如今,瓜沥后发先至,在政府牵头主导、市场化运作的协同模式下,鼓励多家本土企业出资入股,以友成棒垒球俱乐部为载体搭建平台,承接各类赛事,也继续探索着棒球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路径。镇机关、航民集团、东恩村、友成机工、镇教育系统、镇政法系统相继组建起棒球队伍,又为棒垒球运动进学校、进企业、进社区、进机关添柴加薪。

“棒球热”仍在持续。作为全省唯一每天开门的棒球基地,友成棒垒球俱乐部期待着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爱上棒球、收获友谊,看到瓜沥这个年轻的棒球小镇,成为棒垒球企业的集聚地、棒垒球赛事的集中地、棒垒球观赏的目的地。

职业赛,他们也有底气。2021年,中国棒球协会与萧山区人民政府签订中国女子棒球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书;由中国棒球协会、萧山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萧山区瓜沥镇人民政府、浙江友成棒垒球俱乐部管理有限公司四方合作共建的“中国青少年棒球队训练基地”(U13年龄组)也设在了瓜沥。这意味着棒球小镇已成为“国字号”的棒垒球训练基地。

市场化,他们同样有信心——“棒球丰富的文化内涵本身,突破了军训等常规团建项目的片面性,给企业多一种选项,也给青少年多一条成才的道路。”许勇说。

球场旁,边晓光曾经带过的学生给他打来电话,诉说考研上岸的喜悦,并表示,正是棒球精神激励自己坚持下来,进入了心仪的学校。而丁鼎,正在思考场地开放的更多方向——比如运动会、音乐会,是不是也能办起来?

运动风潮正盛,2022年瓜沥还将承办杭州亚运会武术和卡巴迪两项赛事。新加入“大家庭”的棒球,也将成为争创“体育强市”的重要部分,为西湖边的这座温婉城市平添一抹亮色。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