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款名酒曾靠茅台崛起如今一家争‘酱酒老二’另一家不被提及

2022年10月28日 by 没有评论

很多人很忌讳蹭大牌酒名气的酒,认为它们都是没有硬实力,只能靠“傍大款”,把包装做得很华丽来吸引眼球,实际上口感一般。

部分白酒虽然当初是靠着蹭大牌酒名气,市场才慢慢蒸蒸日上的,但是酒质本身不错,弥补中低端好酱酒的空缺,满足酒民想喝便宜好酱酒的愿望。

时间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大白酒品牌为抢夺市场份额,不是推出贴牌酒,就是与其他企业合作,收购其他品牌等。

比如这2款名酒,原本是酒界小卒,但是与茅台攀上关系后,名气大涨,市场崛起,如今一家还与郎酒、国台等争“酱酒老二”。

要说“酱酒老大”,毫无疑问是茅台,但若是说谁是“酱酒老二”,习酒、郎酒和国台那是互相看不顺眼。

若是让茅台来选,我想习酒的可能性要大些,毕竟是“自家人”,不过在习酒和茅台成为一家人之前,习酒曾让茅台很起。

众所周知,习酒和茅台自古是老乡,从知名度、酒质上来讲,习酒自然比不上茅台,但是在品牌影响力方面,习酒还有过让茅台有压力的时候:

早期习酒只是赤水河边的一家小酒厂,后来因区域调整而重设新城镇,因为习酒在当时非常有名,于是习酒所在产区就被命名为“习酒镇”。

试想一下,茅台、洋河都是以地命名酒的,唯独习酒是以地命名的,影响力显而易见,茅台被压了一头。

习酒被设立为“省级重点发展名优酒骨干企业”,酱酒产量突破3000吨,赶超茅台,成为全国最大酱酒生产企业。

可惜好景不长,九十年代白酒行业急转直下,习酒资不抵债,在生死存亡之际,茅台伸出援手,并购习酒,从此在茅台一个酱酒间生产。

虽是被迫“改嫁”茅台,但好歹是背靠大山,习酒的名气日益见长,甚至网上还曾曝出习酒要脱离茅台集团的运营,虽然后面被回应不属实。

虽然是茅台嫡系,但是知名度可能还不如一些蹭名气的贴牌酒,很多人会问它与茅台有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茅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赖茅?

赖茅最早起源于赖氏先祖在清朝道光年间在茅台镇创办的“茅台烧春”酒坊,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发展,旗下“赖茅”、“华茅”、“王茅”,合并为现在的“贵州茅台”。

八十年代市场放开,市面上陆陆续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赖茅酒,少说得有300种,它们厂家混乱,酒质参差不齐,甚至还有浓香酒。

直到14年时,赖茅的商标的使用权才属于茅台集团,当时很多人都形容说:“在外的孩子终于回家了”。

茅系八仙:一曲(贵州大曲)、四酱(汉酱、仁酒、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和三茅(华茅、赖茅、王茅)。

因为它是嫡系酒,酒质属中上,价位基本都能接受,加上名气、包装的加持,送礼、待客都用得很多。

有人担心茅系酒容易有假酒,同时也喝不惯酱酒,则可以喝隔壁四川的浓香酒古道江湖酒,正儿八经的52度粮食酒。

选材和工艺的标准都参照大牌酒,而在同级别的白酒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线正是基酒陈放天数。

精心勾调后,保留原始老酒的醇香味道,闻一闻,醇香萦绕,尝一口,更是绵延甜净,顺滑且悠长,迎合8成酒民的口感需求。

关于茅台酒,我们要注意的不是贴牌酒,而是那些完全仿冒茅台来蹭名气的山寨酒,比如“茅台镇酒”系列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